西克朗诵 > 网络朗诵精品汇集 > 正文  
 
 

 

《风赋》玉朗诵:若颜 作者:宋玉

     
 
 
 
 
 
《风 赋》
 
 


楚襄王游于兰台之宫,宋玉,景差侍。有风飒然而至,王乃披襟而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邪?”宋玉对日:“此独大王之风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王曰:“夫风者,天地之气,溥畅而至,不择贵贱高下而加焉。今子独以为寡人之风,岂有说乎?”宋玉对曰:“臣闻于师:‘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
  
   王曰:“夫风,始安生哉?”宋玉对曰:“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藏之末。浸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泰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滂,激飏熛怒;耾耾雷声,回穴错迕;蹶石伐木,梢杀林莽。至其将衰也,被丽披离,冲孔动楗,眴焕粲烂,离散转移。故其清凉雄风,则飘举升降,乘凌高城,入于深宫。邸华叶而振气,徘徊于桂椒之间,翱翔于激水之上;将击芙蓉之精,猎蕙草,离秦衡,概新夷,被荑杨;回穴冲陵,萧条众芳。然后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跻于罗帷,经于洞房,乃得为大王之风也。故其风中人,状直憯凄淋慓;清凉增欷;清清冷冷,愈病析酲;发明耳目,宁体便人。此所谓大王之雄风也。”
  
   王曰:“善哉论事!夫庶人之风,岂可闻乎?”宋玉对曰“夫庶人之风,塕然起于穷巷之间,堀堁扬尘;勃郁烦冤,冲孔袭门;动沙堁,吹死灰;骇溷浊,扬腐余;邪薄入瓮牖,至于室庐。故其风中人,状直憞溷郁邑,殴温致湿;中心惨怛,生病造热;中唇为胗,得目为蔑;啖齰嗽获,死生不卒。此所谓庶人之雌风也。”
  风没有生命,本无雄雌之分,但王宫空气清新,贫民窟空气恶浊,这乃是事实。作者从听觉、视觉、嗅觉对风的感知不同,生动、形象、逼真地描述了“雄风”与“雌风”的截然不同,反映了帝王与贫民生活的天壤之别。前者骄奢淫逸,后者凄惨悲凉。寓讽刺于描述之中,意在言外。

  宋玉,战国时楚国郊郢(钟祥)人,大约生于周赧王二十五年(公元前290年)岁次辛未,卒于秦王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岁次乙卯,是著名楚辞文学家,稍晚于屈原,在文学史上历来屈宋并称。他天资聪颖,才华出众,而且长相秀美,风流倜傥,是楚国有名的美男子,自古以来有“美如宋玉,貌若潘安”之说。在政治上不得志,仅在楚顷襄王时托请友人推荐作过文学侍从之类的小官,曾向顷襄王进谏、献策,都未被采纳。
   
   宋玉的从政经历主要是在郊郢兰台,春秋战国时期,郊郢兰台上宫殿辉煌,史称“兰台之宫”。兰台的得名,西晋张华《博物志》称起源于舜帝。舜帝南巡曾驻帐于郢中高台,并亲手种下兰花蕙草,于是楚人便将此台取名为兰台。据《史记·楚世家》载:“郢中立王……太子横至,立为王,是以为顷襄王。”周赧王三十七年(公元前278年)岁次癸末,秦白起攻占楚郢都纪南城,楚顷襄王把国都迁往河南陈地。为了收复楚国失去的土地,楚顷襄王经常南巡郊郢,在兰台宫与大臣们商议兴楚大计。这时宋玉就伴楚王游览,对问于兰台之宫,产生了著名古典“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巫山神女”、“大王雄风”等故事,成为千古美谈。南北朝时,梁朝人刘勰在文论名著《文心雕龙·时序》中说:“唯齐、楚两国颇有文学,齐开庄衢之第,楚广兰台之宫……屈平联藻于日月,宋玉交彩于风云。”这充分说明兰台是楚文化发祥繁盛的历史见证。
   
   宋玉是楚文学的杰出代表。他从民间受到大量神话故事和传说的熏陶,从楚文化中汲取了丰富的营养。“祖屈原之从容辞令”,并在艺术表现形式上又有所创造和发展,特别是从屈原的骚体开创出赋的体裁,对两汉辞赋和后世骈文的兴起颇有影响。《汉书·艺文志》著录有宋玉赋十六篇,《隋书·经籍志》著录有《宋玉集》三卷,现存据信为宋玉所写的有《九辩》、《高唐赋》、《神女赋》、《风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等篇。在他所写的辞赋中,有对当时社会政治作过一定程度的讽刺和批评,有对屈原的忠而被逐表示了明显的痛惜之意,还有些则抒发了个人的消沉、哀伤之情。《九辩》被公认为宋玉代表作,采用骚体诗形式,堪称楚辞中体制宏大的杰作,可与屈原的《九歌》、《九章》媲美。《登徒子好色赋》中的“登徒子”已成为好色者的代名词。宋玉谱写的音律《阳春》、《白雪》,也成为高雅音乐的代名词。

《风赋》的产生是有着特殊的背景的。司马迁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也说:“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辞而以赋见称。然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终莫敢直谏。”这“莫敢直谏”,便是产生了委婉的骂人艺术的根源。宋玉不同与屈原。他出身寒微,在仕途上又颇不得志,只是个仰人鼻息讨生活的侍臣,当然犯不着与“高阳之苗裔”,又身负国家重职——左徒的屈原一样去直谏,去投江。他只是个“怆怳懭恨兮去故而就新;坎廪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的“悲秋”辞赋作家。他想有所作为,“悲忧穷戚兮独处廓,有美一人兮心不绎。”但,“愿一见兮道余意,君之心兮与余异。”(宋玉《九辩》)有研究者说,宋玉“他的怨君,是由于忠君君不察、思君君不知而生的,所以他不恨、不怒。”这评价准确。不恨,不怒,那就只有讽刺了。因为宋玉太清楚楚襄王的德性了。一个连父亲被骗客死于秦都不思报仇,反而“襄王七年,楚迎妇于秦,秦楚复平”的骄奢淫佚昏君,你去给他直谏,他不像周纣王对待比干一样,挖掉你的心肝才怪呢。
所以,宋玉能做的只有这篇《风赋》了。这可能是在一个庸君面前,良知未泯灭的文人惟一正确的选择了。因为,毕竟这世上多了一篇传世之作,而汨罗河里少了一个冤死的英魂。

 
     


 
 

 

 
     
 
http://listen.169cnc.net/16910038dufushige-.htm.

Copyright Reserved 2002-2012 西克朗诵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