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克朗诵
西克网站地图
     
 
 
 
 
 
:
[视频] 电视散文 《母亲》 文/梧桐夜雨 诵/李丽..........点击浏览文件播放下载
电视散文《母亲》
  很少写关于母亲的文字,并不是不爱母亲,而是关于母亲的话题 太多太多,以至于无从说起。

  母亲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妇女,一生也没上过学,长这么大,我甚至没有发现母亲写过自己的名字,也很少见她拿过笔,每想
到此,我又为母亲所处的时代悲哀。母亲姐弟五人,排行老末,按理说这样的位置应该脾气都不太好,多少在家是会受宠一点的
,而母亲的脾气却不然,她乐于助人,如果你让她做点什么事情,只要她能做到的,决不推辞。

  母亲年轻时的记忆已经很淡薄了,那时年纪小,记不得很多事,自打我记事起,母亲的发型就没改变过,就是常说的那种“
五号头”,不知道这样写对不对,写下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竟不知这“五号头”的来历。相反,留在我心底印像最深的
却是母亲的一张年轻时的照片,大概那时还没结婚吧。照片上的母亲扎着一对大辨子,又粗又长,足足及腰,脖子上系着一条白
色的围巾,干净利落,温柔如水。

  母亲做得一手好针线,每到冬季,母亲早早就为我们做好准备,做那种最有农村特色的青帮布底棉鞋。我知道那要费很多功
夫的,真可谓千针万线,尽管不是那么美观,但却最温暖 。母亲还会纳鞋垫,看着不怎么起眼的花儿鸟儿的,一经母亲的手,
也变得生动起来,象一件件完美无缺的工艺品,让人都不忍心踩在脚下。

  母亲很疼爱我们,尽管所处的条件所限制,母亲没有给我们缝制过多少漂亮的衣服,但我知道,我们一直在她的心中,是她
永远的牵挂。记得小时个有一次我病了,肚子疼得历害,父亲又不在家,母亲就背着我到邻村的诊所去看病,当时怎么询医问药
已全然不记,只记得我靠在母亲的肩头,好舒服,好温暖,甚至连疼痛也不那么重了。我和弟弟从小就来城里的学校上学,母亲
总是隔三差五的来看我们。那时父亲在外地进修,顾不上我们,所以每次母亲到来时,我都感到心里特别踏实,不想让母亲回去
。记得有一次,弟弟因为贪玩功课不及格被留校了,适逢星期六,等老师点头通过时已经天黑了。那时并没有自得车可骑,我
和弟弟要步行回不离城十里以外的家。想家的滋味让我忘却了害怕,弟弟比我小四岁,一路上紧紧地攥着我的手,生怕走丢了似
的。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只见母亲正在灶房摊煎饼,弟弟一见到母亲哇的一声哭了,母亲也紧紧搂着我们眼泪扑簌簌直流,
疼爱之情无法言表,那情那景,深深的印在我的心头,永远难以忘怀。

  我们最爱吃得当属母亲包的粽子了,直到现在也是如此。每年的端午节母亲总是早早买来苇叶,洗净煮好待用.而又从不要我
们插手,母亲总是自己不厌其烦的做着那一切,而且脸上总是挂着幸福满足的神情.母亲还有个习惯,就是在端午节没到之前就先包
一次给我们吃,好象怕我们等不及似的。平时在超市里面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粽子,却总感觉没母亲的粽子那么香,那么原汁原味.就象
母亲的爱,不加任何的修饰,却总是那样浓,那样烈……

  父母一生恩爱如初,长这么大,我从没看到父亲向母亲动过粗,吵架也很少有过。每到夏季,你亲吃饭时母打在一边替父亲
摇扇子是常有的事。父亲在城里上班,母亲一个人里里外外没少挨累,但从没听过母亲说过一句抱怨的话。父亲有时星期天在家
,母亲也很少让父亲做活,说父亲风里来雨里去的,也不容易,星期天在家就好好休息休息吧。父亲农活不行,却做得一手好菜
,每到农忙时,父亲总是做好可口的饭菜,等着母亲回来。 父亲从事了一辈子文化事业,就在可以安享晚年的时候,病魔无情的
夺去了他的生命。平时母亲是最脆弱的,遇到不顺心的事总爱抹眼泪,而今却表现的很坚强,她知道,没有了父亲,她就是这个
家的脊梁。送走父亲之后,也很少在我们面前流泪,我和姐姐想父亲时,也是在她背后偷偷的掉眼泪,彼此都不想碰触对方那根
最敏感的神经。因为我知道母亲的心里有多苦,她实在饱受了太多生活的不幸与打击。我也尽可能的满足母亲的一切,让她生活
的舒心一些,尽管她很少在我们面前提什么!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时光荏苒,岁月的痕迹无情的刻在了母亲的脸上,但却掩盖不了母亲那颗善良的心和母亲和譪可亲的笑容。母亲,您总是默
默无闻的为我们,为这个家做着一切。。。 。。。而今我们长大了,母亲却老了!此刻,我只想对您说:母亲,我们不需要您再
为我们做什么,只要您快乐!您的健康快乐是我们做儿女的最大的幸福!最大的快乐!

  母亲不识字,也不会看到这些文字的,但母女的心是相通的:母亲,祝您节日快乐!您一定会感受到女儿最深深的祝福!

 
 

 

 
     
.

 

Copyright Reserved 2004-2005 西克朗诵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