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克朗诵

 

雷锋之歌(节选)

作者贺敬之 朗诵 乔榛 丁建华


AA


假如现在呵,

我还不曾

不曾在人世上出生,

假如让我呵,

再一次开始

开始我生命的航程——

在这广大的世界上呵,

哪里是我

最迷恋的地方?

哪条道路呵

能引我走上

最壮丽的人生?

面对整个世界,

我在注视。

从过去,到未来,

我在倾听......

八万里

风云变幻的天空啊,

今日是

几处阴?几处晴?

亿万 人

脚步纷纷的道路上,

此刻呵

谁向西?谁向东?

哪里的土地上

青山不老,

红旗不倒,

大树长青?

哪里的母亲

能给我

纯洁的血液、

坚强的四肢、

明亮的眼睛?

 

让我一千次选择:

是你,

还是你呵

——中国!

让我一万次寻找:

是你,

只有你呵

——革命!

生,一千回,

生在

中国母亲的

怀抱里,

活,一万年,

活在

伟大毛泽东的

事业中!

呵,一切

都已经

证明过了......

一切一切呵

还在

证明——

这里有

永远

不会退化的

红色种子:

这里有

永远

不会中断的

灿烂前程!

看步步脚印......

望关山重重......

有多少英雄呵

都在我们

行列中!

领我走,

教我行......

跟上一步呵,

一次新生!

......滚滚湘江水呵,

闪闪涎河的灯......

使我怎能不

日日夜夜

梦魂牵绕?

......上甘岭头雪呀,

越秀山下松......

使我怎能不

千番万回

热血沸腾?......

望天安门上

那亲切的笑容——

我的眼里

常含热泪呵,

送新战士入伍,

听连营的号声——

我的心中

怎能又不

风起云涌?......

 

我迷恋

我们革命事业的

艰苦长途上——

一个斗争

接一个斗争!

我骄傲

我们阶级队伍的

生命群山中——

一个高峰

又一个高峰!......

 

呵!真正地

幸福呵,

何待地

光荣!......

在今天,

我用滚烫的双手

抚摸着

我们的

红旗——

又一次把

母亲的

衣襟

牵动.......

让我高呼吧!

看呵,

在我们的大地上,

在党的

摇篮中——

此刻,

又站起来

一个多么高大的

我们的

弟兄!......

让我呼唤你呵

呼唤你响亮的名字,

——

雷锋!

我看着

你青春的面容,

好象我再生的心脏

在胸中跳动......

我写下这两个字:

雷、锋”——

我是在写呵

我们阶级的

整个新一代的

姓名:

我写下这两个字:

雷、锋”——

我是在写呵

我的履历表中

家庭栏里:

我的弟兄。

你的年纪,

二十二岁——

是我年轻的弟弟呵,

你的生命

如此光辉——

却是我无比高大的

长兄!

 

......我奔向你的面前!

带着

母亲给我的教训,

和我对你

手足的深情......

仿佛一刹那间

越过了

千山万岭......

呵!我象是

突然登上泰山,

站立在

日观峰顶......

我看见

海浪滔滔的

母亲怀中——

新一代的太阳

挥舞着云霞的红旗,

上升呵

上升......

 

 

......

你,

我们党的

一个普通党员,

你,

我们解放军中

一个普通士兵

你的名字

怎么会

飞遍了

祖国的千山万水

激荡起

亿万人心——

那海洋深处的

浪花层层?......

 

......从湘江畔,

昨日,

那沉沉的黑夜......

......到长城外,

今天 ,

这欢笑的黎明——

雷锋呵,

你是怎样

度过

你短暂的一生?

从日记本第一页上

黄继光的画像......

到领袖题词:

"向吉锋同志学习

——毛泽东......

呵,雷锋!

你是怎样地

怎样地

长成?

呵!我看着你,

我想着你......

我心灵的窗

向四方 洞开......

......我想着你,

我看着你......

我胸中的层楼呵

有八面来风!——

 

......看昆仑山下:

红旗飘飘,

大江东去......

望几重天外:

云雾弥漫,

风雨纵横......

十万言——

一道

冲破云雾的

飞天长虹!.......

两个字——

中国的

一代新人的

光辉名字!......

呵,念着你呵

——雷锋!

呵,想着

你呵

——革命!

一九六三年的

春天,

使我们

如此地

激动!——

历史在回答:

人,

应该

怎样生?

应该

怎样行?......

 

  1963年3月31日

  (选自《贺敬之诗选》,山东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

  贺敬之《雷锋之歌》写于全国人民响应党中央号召积极开展“向雷锋同志学习”的群众运动高潮之中。诗人深受雷锋英雄事迹的鼓舞,怀着火一般的激情,在长诗中成功地塑造了雷锋这位共产主义战士的光辉形象,热情洋溢地赞颂了他无比崇高的革命精神。如果说,雷锋短暂而闪光的一生本身就是一首无比壮丽的共产主义英雄史诗,那么,诗人则以他对雷锋革命精神的真知灼见和对雷锋英雄行为的深切感受,从时代的高度开拓这首英雄史诗所蕴含的伟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这首长诗不仅在贺敬之的创作道路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而且在60年代的诗坛上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它显示了我国当代诗坛的实绩,并为在诗歌创作中如何歌颂新时代的英雄提供了十分有益的经验。

  贺敬之在60年代初期经常思索许多社会人生问题,感情激越而郁结于胸,需要寻找一个喷火口。雷锋英雄形象的出现,点燃了诗人内心的火种,激起了诗人感情的波澜。他从雷锋的英雄业绩中找到了许多问题的具体答案,但他需要选择一个独特的表现角度。长诗没有停留在一般记述雷锋成长过程及其英雄事迹上,也没有华而不实地去唱一支廉价的颂歌,而是将其放在中国革命广阔的时代背景上,尽情抒发诗人对于雷锋这一英雄人物所产生的强烈感受和丰富联想,借以表达自己对时代、对人生的理解。这首长诗之所以受到人们热情称颂,与其说是它塑造了雷锋的英雄形象,不如说是诗中再现出来的雷锋的精神境界,以及由此而折射出来的强烈的时代精神。长诗既从大处落笔,引出对于雷锋成长的国土和时代的热情歌颂,又向深处开掘,提出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人,应该怎样生?路,应该怎样行?”进而在精心塑造雷锋英雄形象的过程中,揭示学习雷锋群众运动的重大意义及其所产生的巨大力量。因其艺术构思的精巧,与当时同类题材的诗歌相比,显然高出一筹。

  政治抒情诗须选择和歌咏重大的政治性题材,直接回答现实生活中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这就要求诗人善于处理抒情与哲理的关系。《雷锋之歌》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范例。诗人在讴歌雷锋英雄业绩的同时,善于从英雄人物身上发掘深刻的思想,无论抒情还是议论,全是为了阐发革命人生的哲理。诗中不少章节既是抒情,又是议论。由于在抒情形象的抒写中穿插富有启示性的议论,因而闪耀着哲理的光辉;而在表现深刻哲理时又用形象去说明道理,用感情去体现思想,因此具有浓郁的抒情气息,构成诗情与哲理交融的艺术境界。

  诗人说过:“我从《放声歌唱》开始,在艺术形式上作了一些探索。”这种艺术形式上的探索就是指“阶梯式”的诗行排列。我们如果将50年代的《放声歌唱》作为诗人探索的起点,至60年代的《雷锋之歌》,这种形式已达成熟的境地。这时的郭小川已转向创造自成一格的“长句体”形式,而贺敬之则在探索的道路上,在以诗歌的民族化为基点,利用和改造“马体”方面作出了公认的成就。具体表现为在简短错落的诗行中间广泛应用对偶、排比的修辞手法,并在散句和自然节奏的基础上,将相同或相近的句式作有规律的反复。

  这样的诗句分开来看明显都是散句,但组合在一起,则是对得颇为整齐的骈句,是同一节奏韵律诗句的回环反复,构成一种自成一格的凸凹形式,这便是典型的中国式的楼梯诗。